受骗者、前员工问百度:推广真的不担责吗?_越维科技公司
首页
受骗者、前员工问百度:推广真的不担责吗?
作者:佚名 [ 2016-05-27 11:10:59 ]

 

    近日,“魏则西事件”在网上持续发酵,这个因不幸患上滑膜肉瘤去世的大学生认为,把他引向网页首条推荐医院的百度也是人性最大的恶。在这场席卷全国的舆论风暴中,百度的商业道德和伦理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和质疑。5 月 3 日,百度通过内网发布了一篇题目为《砥砺风雨坚守使命》的文章,文中提到“作为一家优秀的企业,百度需要去背负国家、行业本该履行的监管责任”,颇含委屈之意。

    代理商造假骗过审核,管理流程难奏实效
    然而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医疗竞价排名带来的恶果,魏则西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。早在 2015 年 6 月,《IT 时报》记者便曾暗访调查一个多月,揭露莆田系医院如何利用百度竞价排名吸引病人,将无病之人看作有病,过度医疗。但无法改变现状,各种医疗关键词依然在百度推广的价目表里,以每次点击数百元的价码由莆田系医院买单。
    同时,百度推广究竟是不是广告,更是成为所有这些“被购买的关键词”共同的身份疑问。竞价排名该受到怎样的法律约束?百度为此应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?时至今日,仍没有一个权威的解释,尽管有人已因此奔波五年。
 故事,并不止一个……
    故事一:信息被冒用莫名成为失信人
    “我的公司信息被冒用,为什么让我赔钱还成了失信人!” 戚戚告诉《IT 时报》记者,计划在 5 月到上海复印案件卷宗资料,希望通过起诉百度为自己解决眼前的困境。
    故事二:点击首条推荐,被骗 120250 元
    许年想不通,诈骗网站是怎么利用一家毫无联系的公司做百度推广的?更想不通的是,在济南跃阳化工已经举报称有骗子在利用自己信息开设诈骗网站后,为什么网站还能继续推广?
    “诈骗网站交给百度的营业执照是假的,法人代表和济南跃阳化工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同名同姓,《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》的印章是假冒的,就是这样漏洞百出的资料,竟然审核通过了。” 田军伟说。济南跃阳化工从 2013 年向百度投诉,直到 2014 年,百度上依然有至少六家化工网站冒用它的名称,不仅做了加V认证,还进入了百度信誉档案。
    基于百度推广的骗局为何屡禁不止?
 “当朋友跟我聊花圈的竞价排名时,我就知道这个平台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”一个熟悉搜索引擎营销的行业人士说。不知从何时起,人们习惯于在做某件事前,通过搜索引擎来掌握第一手信息,认为排在前几位的就是最好的,却忽略了搜索结果的可信度。
    然而,百度的竞价排名系统让“金钱”成为决定排位顺序时的重要因素,尤其是当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等关键词均在“推广”之列时,百度对推广所带来收入的倚重,让它在解决这些备受诟病的虚假推广和骗局时束手束脚。
    根据百度 2015 年第四季度财报,Q4 百度总营收达到 186.99 亿元人民币,其中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 176.1 亿元。
    故事一:为了冲业绩,客服放弃原则
    事实上,百度对人工检测异常账户都有一些规定,如果严格按照这些规则操作,是可以揪出问题网站的。刘畅介绍,当一个推广账户平均每天消费百元却突然飙升到万元,或者一个农业网站投放了风马牛不相及的关键词,客服应该要上报异常,并在半个工作日内下架。
    但很多时候,“客服为了冲业绩,就会选择不上报。如果审查组发现问题账户,也要找客服核实情况,但只要我们一闪窗,客服就认为自己业绩又要被扣了,对我们表现出很反感。”审查组和客服组之间的恩恩怨怨一直纠缠不休。
    故事二:帮助造假的代理商
    根据百度推广的官方网站介绍,“遍布全国的服务网络,超过 10000 名网络营销实地顾问的服务体系, “百度自身无力负荷海内外那么多的推广客户,就把业务放给代理商,代理商下再分二级代理商,面对多如牛毛的代理商,百度很难做到切实有效的监管。”孟兰说。虽然百度对代理商有惩罚机制,一旦被举报,很可能被百度封杀,但举报代理商是条百转千回的路,即使孟兰作为一名百度员工,也不知道怎么操作。
    百度在《砥砺风雨坚守使命》一文中称,“高门槛、严审核是百度推广长期持续的机制,我们不会因为‘问题医院’的抱团抵制而放宽要求,更不会与任何一家不合资质要求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。”
    然而,百度看似严格的审核流程在庞杂的代理商体系中显得那么脆弱。
    深度阅读
    百度推广是不是广告?
    什么是百度推广?打开百度推广官网,醒目的广告语是,“让营销更有效率”。这是一句很含糊的话语,来看更详细的官网解释,“搜索推广是基于百度搜索引擎,在百度搜索结果的显著位置展示企业推广信息,并帮助企业把网民有效转化为客户的一种营销方式。”根据百度推广官网显示的数据,有超过 62 万家企业正在使用竞价排名在百度做推广,推广信息出现在何处,由出价和质量度共同决定。
    这是不是广告呢?
    在魏则西事件中,最受争议的话题便是,百度推广是不是广告。田军伟所在的“互联网医疗广告打假联盟”,曾在 4 月 26 日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信息公开,申请内容为“希望工商总局能为百度推广是否属于广告给出明确说法”。工商总局已经受理该申请。
这不是一个新问题。
    但最近几年,广告在百度成了高度敏感词。在许年状告百度一案的审理过程中,在面对原告提出的“根据《广告法》,百度应该对推广企业进行实质审查而不是表面审查”时,百度作为被告的回复是, “百度已尽审查义务,百度推广在法律上不是广告,海淀法院从没有生效判决认定百度推广是广告。”
    “如果百度推广是信息检索服务,百度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没有法定的事先审核义务,主要是依据侵权责任法的通知删除规则处理;如果认定为广告服务,则百度的身份是广告发布者,依据《广告法》,不仅要审核广告主的资质,还要审核广告内容,否则要承担连带责任。”知名 IT 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告诉《IT 时报》记者。
    在多年的争议过程中,推广是不是广告这个问题几度进入法庭,但在不同的判例中,不同的法院给出了不同的结果,这也让由虚假推广引发的欺诈案件更加难以判责。
    今年 4 月,北京高院发布《关于涉及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指南》39 条明确规定:“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提供的竞价排名服务,属信息检索服务。”
    但在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《互联网广告监督管理暂行办法》第三条又明确指出,“本办法所称互联网广告,是指通过各类互联网网站、电子邮箱以及自媒体、论坛、即时通信工具、软件等互联网媒介资源,以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及其他形式发布的各种商业性展示、链接、邮件、付费搜索结果等广告。”
    不同法律层级之间的矛盾让已举报百度五年的田军伟进退两难。2012 年,当他向北京工商局海淀分局举报百度推广发布“违法广告”时,海淀工商局拒绝受理,提出复议后,海淀区工商局以不确定百度推广是否为广告为由,再次拒绝受理。2013 年,田军伟起诉百度的判决书上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上指出“涉案推广链接符合《广告法》关于广告的定义。”即便法院判决已定性付费推广为广告,但截至目前,海淀工商局依然没对百度是否属于广告给出明确说法。
     截至 5 月 5 日,因受“魏则西事件”的持续发酵,百度股票在 5 月 2 日、5 月 3 日重跌,两日合计大跌 10.28%,市值缩水近 70 亿美元,约合 450 亿人民币。

    IT 时报记者:吴雨欣/孙妍
    来自: IT时报













   

第1页